【空间经济学】武汉百步亭社区举行万家宴对病毒传染的影响模拟|盛洪

百步亭万家宴

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过程中,武汉百步亭社区于1月18日举办万家宴,“四万多个家庭欢聚一堂”(《光明日报》网,“武汉百步亭社区:居民烹制万家宴为美好生活加油”,2020年1月19日),共约13万多人参加。这是一个在新冠肺炎“人传人”性质已经非常明显,也有人提出取消举办异议情况下,由当地政府仍坚持举办的特大型社会活动。

2月9日,网上有自称是“百步亭花园百步雅庭的居民”求救,称“武汉市的相关领导人为掩盖百步亭有很多人感染这个病毒的真相,百步亭一个网格一天只给一个核酸检测的名额”,以压低感染人数。

百步亭2.jpg

 

很快于2月13日,武汉市网信办发表“辟谣”,称“参加万家宴人员尚无一人确诊和疑似病例。”同时又说,截止2月8日,“确诊病例87例,疑似患者113人”。在李文亮医生被诬“造谣”后,我们知道到底是武汉官方更可信,还是这位百步亭居民更可信。值得注意的是,说“参加万家宴人员无一确诊”显然是欲盖弥彰的不实之词。如果是真话,这种反常的现象似乎需要万家宴组织者解释,万家宴上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避免新冠病毒的传染。官方又说在2月8日确诊了87例,显然是以前延迟确诊的自作聪明的伎俩,并且仍然是压低了的数字。

直到现在,令我们震惊的是,在手机版的《疫情小区地图》中绝大多数省份和城市都有具体到小区的实时信息公示,唯独疫情爆发中心的武汉没有,湖北省也仅有黄石有小区疫情信息。从武汉市政府从来没有就它坚持举办万家宴道歉来看,它还想以压制包括百步亭社区在内的整个武汉各小区疫情信息披露的方法,掩盖自己的错误,继续坚持错误。

看来,武汉市政府原领导人对压制信息传播的错误想法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真的以为他们继续压制百步亭的信息就可以掩盖他的错误。病毒不会因为政府官员违法删帖或封号就不传播了。只要有人之间的近距离接触就会传播。在百步亭之外的人也会根据这一病毒传播规则,对病毒在万家宴时的传染,以及在其后的影响做一个估计。

关于百步亭,我在“既要防疫,又要交易”一文中提到,举办万家宴使得感染人数或可能性为不举办的2~4倍。现在我们利用“十维远景空间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规划模型”(SIEM)对万家宴的情形再做一下更细致的模拟。百步亭占地面积约三平方公里,共约13万人口,人口密度约42000人/平方公里。我们假定万家宴是在30公顷的区域内进行,此时的动态人口密度约为43万人/平方公里,人与人之间的平均距离约1.5米。假定感染率是1.19。在武汉封城后,交易概率降至原来的1%,交易费用增长了相当于平均价格的36%。

图1   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时的感染人数或可能性与周边地区的对比百步亭3.jpg

说明:图中显著高于周边区域的部分就是百步亭举办万家宴时的感染人数或可能性。

结果如下。

一、2020年1月18日,百步亭举办万家宴模拟

模拟显示,举办万家宴所导致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或感染概率是不举办万家宴的340%。假如不举办万家宴时的感染人数是25人,则举办后就会增长为85人。见下图。

图2    2020年1月18日举办或不举办万家宴的感染人数指数对比百步亭4

二、2020年1月22日武汉封城前百步亭的感染人数与不举办万家宴的对比模拟

从1月19日到1月22日封城前,参加过万家宴的居民回到家中正常生活,但万家宴增加的感染人群也会“正常地”传染其他人,使百步亭社区的传染人数高于不举办万家宴时的情形。但由于不再有像万家宴时那样高的动态人口密度,所以传染强度比万家宴时为低。

图3  2020年1月22日举办过或没举办过万家宴的感染人数指数对比百步亭5

模拟显示,到2020年1月22日,举办过万家宴的百步亭社区的感染人数指数是没有举办万家宴的270%。即假如没有举办万家宴,此时的感染人数是60人的话,举办过后的感染人数则是163人。

三、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后至2020年2月16日的感染人数情况模拟

武汉封城以后,感染人数的增长要比不封城明显减慢,但百步亭社区的感染人数增长仍不能消除因举办万家宴而带来的感染人数数倍增加的局面。

图4    2020年2月16日举办过或没举办过万家宴的感染人数指数对比百步亭6

模拟显示,在武汉封城后,虽然新冠病毒继续传染的速度放慢了,但举办过万家宴的百步亭社区的感染人数仍为没举办过万家宴感染人数的270%。假如2月16日后者是470人,则举办过万家宴会使百步亭感染人数增为1269人。

新冠肺炎的传染是指数型增长。百步亭社区于2020年1月18日举办的一次万家宴虽然只有一天,但却改变了百步亭社区在这一天的初始值,该值相当于这一天没有举办万家宴的340%。尽管万家宴过后居民都分散回到自己家中,但万家宴导致的1月18日这一天的初始值的变化,却在以后持续影响着百步亭社区的感染人数,使得感染人数比没有举办万家宴要多170%。

对于武汉市政府在已经知道疫情信息的前提下仍坚持举办这一活动的错误行为,以及以后继续压制百步亭疫情信息的披露以掩盖自己以前错误的行为,当然要加以清算;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从中吸取一般性教训,坚决实施《宪法》第35条,并对百步亭万家宴这一案件进行在掌握充分信息条件下的分析,以使人们清楚,在存在“人传人”性质已经基本清楚的情况下,继续组织和开展导致人群高度集聚的行为的极端错误性质,以后要绝对禁止。

本模型模拟基于贫乏的数据条件,所得结论只是一个大致的判断,不可能精确到具体人数。然而,本模拟的基本结论应无可置疑,即在疫情爆发时仍举办大型集聚活动一定会加剧病毒的传染,“无一例确诊”的概率几乎为零

谎言可以被真相戳穿,有时也可以被逻辑和模型戳穿。

 

(2020年2月17日于五木书斋)

 

 

作者: flourish378

经济学家,儒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