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言山房】为什么说运动式非法强拆是在“破坏抗疫复工”和“颠覆改革开放”?|盛洪

涵碧楼2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使我更加看清了多处强拆事件的整体轮廓及其文革式运动的性质。一件事是3月25日,青岛涵碧楼被非法强拆(《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3月28日),济南的雪野湖1035套别墅也将要被非法强拆(绿苑全体业主等);一件事是4月9日北京密云区召开“建基本无违建区”动员部署大会,宣称一年内要强拆188万平方米建筑;新城子镇当天就示范强拆了一个700平方米的建筑,“同时镇全体党政班子成员,包括村组长、18个村书记主任等70余人进行现场观摩,通过这种方式向全镇党员干部展现新城子镇党委政府坚决依法依规拆除每一处违法建设的信心和决心。”(《人民网》,2020年4月10日)时间紧凑,规模巨大,手段狠辣,绝不是因为有些建筑真的“违章”,而是强拆已经有一个大规模的计划,这些建筑只是在这个计划中要完成的数字指标,并要采取运动的方式在短时间内完成目标。这就是运动式非法强拆。

文革式运动具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进行动员。这是一个“运动”的重要仪式。密云区的动员部署大会显然符合这个标准。第二,设定假想敌及其罪名。这个假想敌这就是“违章建筑”,其罪名是“没有得到批准”。第三,要有一个数量指标,即假想敌应占的百分比。如“右派”的比例应该是多少。据孙立平,某地一个区长说,他2019年要完成强拆100万平方米的任务。“拆哪都行,只要够100万平方米,区长就继续做。” 也说明,假想敌及其罪名只是借口,其真正的目标是“房屋”。第四,“先定罪,再找证据。”这是文革时整人常用的手法。在现在非法强拆中也经常是先决定要拆,然后再找理由,如涵碧楼“破坏海岸”。第四,无法无天。“无天”就是无视宪法,也就无视其背后的天道,自然法和良知。“无法”就是践踏几乎所有的法律及其规定的正当程序,践踏有法律约束的政府承诺和民间合约。我们目前所见的所有非法强拆几乎都具有这样的特点。

问题是,“文革”早已被中共全面否定,文革式运动已经在中国大陆绝迹了几十年, 这两个地方政府的官员何能何胆敢于冒天下之大不违,掀起非法强拆的运动来?他们是在执行中央政府及执政党的政策或指示吗?似乎不是。查了一下国务院网站,4月9日,有“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印发《关于在有效防控疫情的同时积极有序推进复工复产的指导意见》”,主要内容是“有效防控疫情的同时积极有序推进复工复产”;4月13日有“李克强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 部署调集专家和防疫物资增强边境地区疫情防控能力 进一步扩大检测范围做好精准防控和推动全面复工复产”,全是应对当前疫情和推动复工复产,没有号召所谓“拆违”的。再看中共政治局会议的内容。4月8日政治局会议主要强调了抗疫和复工问题,在此之外,“会议要求,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工作。”“要抓实安全风险防范各项工作。生命至上,安全第一。”没有任何信息表明,这种运动式非法强拆的指示来自中央政府及执政党的正规渠道。

那么,是否可能来自非正规的渠道呢?如果真有,那就是错误的。也许有个别领导人通过非正规渠道,如电话或信件指示要搞运动式非法强拆,那他这种作法就是错误的。离开法律和行政的正当程序,任何领导人的意见只是他个人的看法,没有任何法定效力。反过来,一旦下级政府依据非正规渠道的领导意图去行动而出现恶性后果,领导人个人至少在形式上可以不负责任。所以聪明的下级不会根据一通电话而行动,至少要讨个“手喻”。但手喻有时也不保险,如张学良未能出示蒋介石给他的“不抵抗电报”,仍遭物议。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地方政府官员“揣摩上意”,这是一种剑走偏锋的“表忠心”方式。如非法强拆是为了落实“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视角志,2020年4月12日)。一般理解,这是一种审美判断,除非有疯狂非理性的想象力或公然违反逻辑规则的勇气,根本无法推导到“非法强拆”。在中国历代的诗词中,“不如”一词多用来比较,或是对某种事物的赞美,或是表示某种境遇之差。如刘阿斗说“乐不思蜀”,是说蜀地不如京城,没有意思要拆掉蜀地的房子;宋人刘克庄词中“没安顿处,不如归去丘首”,是指朝廷无能,不如回归故里,没有要拆掉朝廷的意思;清人方维仪有诗句“人生不如死,父母泣相持。”是说自己境遇艰难,没有要杀死活人的意思。如果硬要将“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解释成非法强拆的根据,岂不是严重曲解说者原意吗?岂不是想把他们自己非法强拆的法律责任放在说者的头上吗?

金山银山

资料来源:视角志,“济南莱芜雪野湖,上千栋别墅将何去何从”,《新浪看点·旅游看点》,2020年4月12日。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运动式非法强拆既违反宪法和法律,又违反中央政府目前的基本方针和主要政策,顶多有一些非正式指示或地方官员对领导意图的臆测,而后者又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因而运动式非法强拆逆正确的社会目标而行,对抗疫和复工大局造成破坏。首先是在疫情期间开展运动式强拆,造成人群的不恰当聚集。如密云区开的运动式强拆动员部署大会,就聚集了全区各镇各村的干部;如对“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强拆的威胁,导致区政府雇佣的人员在小区门口与业主之间的推搡争执;青岛强拆涵碧楼导致的强拆人群的聚集,等等。近来北京又提升了防疫管制等级,说明疫情并未好转。山东疫情也很严重。有消息说,烟台近日新增了27例新冠肺炎病例。开展运动式强拆显然与抗疫的要求背道而驰。

复工复产是抗疫大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对去年以来经济下滑的对治。复工复产不仅是指员工在地理上回到原有的工作岗位,而且是指有工可复,有订单可生产。这就是首先要保住现有的就业位置。而非法强拆,拆掉的不仅是房子,而且是为家园服务的市场,与家园共存共生的就业岗位。我在“为什么香堂拆不得”一文中曾经做过估算,拆毁香堂将会减少1.7亿元的服务需求,约2680个就业岗位。按全国拆毁一万个香堂计,则会减少1.7万亿GDP和2680万个工作岗位。而据报道,中国大陆今年一季度已有46万家企业倒闭,面临失业风险的人数可能已经过亿(中制智库,2020年4月14日)。再要进行运动式非法强拆,不就进一步减少工作岗位,不仅难以保证复工复产,连就业岗位也会远低于去年水平吗?在每年新增2000万劳动人口的压力下,这种运动式非法强拆还想要再增加2680万个失业人口吗?

复工复产的目的是为了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带来的收入不仅是为了维持当年的生活,而且可以用于积累,形成财富。收入和财富其实是一回事,只不过一个是流量,一个是存量。运动式非法强拆的目的,是要拆毁公民作为家园的财富。尤其是居住和经营多年的家园,已经不是简单的建筑了,而是包含了亲情和文化的有机体。非法强拆任何一处家园,都会带来当事公民的巨额财富损失,这一般相当于当事人6年的全部收入,或31年的收入增长。全国有约78亿平方米的所谓“小产权房”,如果平均每平方米的价格在2000元,非法强拆掉1/10,就相当于价值1.56万亿元的财富被毁灭;而其它“小产权房”会因此而处于随时可能被拆的恐惧中,假定会因此贬值30%,则约4.2万亿。两者相当于2018年全国GDP的5.8%。更何况非法强拆的目标不仅是“小产权房”。而根据修正的克强指数,今年1~2月份的GDP增长率已为-6.1% [注]。再加上新冠疫情的冲击,经济前景更不乐观。难道要让运动式强拆再降低5.8个GDP百分点吗?经济体量下降10%以上,就不是能用经济萧条来形容了。那是经济灾难。

要稳经济,保就业,就要增加投资。而投资是长期行为,就要有稳定的产权制度保障。青岛非法强拆的涵碧楼,据说是青岛地标式建筑,耗资5亿美元,邀请顶端设计师Kerry Hill设计。此项目由前一届青岛市政府全力支持,法律手续完备,并且由政府站台招商,如今甚至没有经第一道法律正当程序,即向业主告知并听取申辩,就突然袭击强拆掉了。更不用说,还有听证会,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法律程序没有走。青岛政府说,强拆涵碧楼是因为它们“破坏生态岸线”。然而这一“罪名”不应是行政部门一方就能说了算的,而如有争议,应由法院裁决。退一万步说,即使这个说法是对的,其惩罚也严重违背了比例原则。就如同对一个闯了红灯的人判处死刑。惩罚与过错完全不匹配。青岛市政府谎称已与业主沟通,并得到同意;但我们看到的消息是,在业主得到通知的第二天,涵碧楼即遭非法强拆。

涵碧楼被拆

以后哪个有正常理性的企业家还敢到青岛投资?青岛政府怎么保证他的投资不会在若干年后再被找茬摧毁?除非这一强拆举动被宣判为非法,完全按市场价格(并非购买价格)补偿业主,并且按“滥用公权大规模侵犯财产权罪”惩罚其法律责任人,才有可能恢复青岛保护产权、坚持法治的名誉。而该法律责任人非中共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莫属。仅此一举,他就已“名垂史册”。虽然在规模、价值和画面冲击上还比不上项羽火烧阿房宫,然而项羽毕竟是在战争期间,烧的是敌国宫殿,而王清宪强拆的则是他应该保护的公民的家园,只是理由之荒谬、违法之彻底称得上是“千古一人”。此罪不罚,谁敢投资?实际上, 仅以“环境”之名就可以强拆宪法保护的房屋,这种不遵循比例原则的行为不见容于任何文明。想象一下全国都如此进行运动式非法强拆,投资从哪里来?中国人会来吗?外国人会来吗?

因而,说运动式非法强拆是“破坏防疫复工”应不冤枉,其实还不止如此。就在这两个事件之间,3月30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总体观之,虽然这个《意见》并无新颖之处,也有一些不当管制的瑕疵,但究竟是坚持了改革开放的大方向,强调由市场配置要素资源,消除对要素交易和流动的制度障碍,立意很好。然而,这个《意见》有一个根本的缺陷,使得整个要素市场改革都黯然失色。这就是缺少产权保护。恰好前有青岛涵碧楼强拆,后有密云强拆大动员,都是以运动式强拆否定产权制度,无视法律对产权的保护,给这一《意见》做了脚注,它们多像一把夹子将《意见》从地上拔起,成为无本之木。这不是很有喻意吗?

实际上,产权,对产权的保护,是任何市场,包括要素市场的前提,动因和结果。也就是全部市场制度的基础。我已多次提及,没有产权的竞争是无效率的。如果人们没有产权,怎么进行市场交易?如果产权不意味着运用它的人能够获利,人们怎么有动力在市场中博弈?如果人们不是确信从市场中获得的收益完全归自己支配,且不用担心有朝一日被人夺走,或毁于政府部门无法无天的侵犯,他们为什么还要在市场中拼搏?而涵碧楼事件和密云区事件则是在告诉人们,市场的结果并不会得到保护,甚至会遭受政府有计划、有组织地运动式强拆。既然市场的结果不能保住,要市场何用?“要素市场化配置”又有何用?而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改革开放的经验的话,那就是保护产权;保护作为前提的产权,保护作为动因的产权,也要保护作为结果的产权。涵碧楼和密云区运动式非法强拆,就是在挖掉市场体系的根基,就是要中止几十年的改革开放,难道不是在“颠覆改革开放”?

颠覆改革开放,就是颠覆我们整个社会,就是要降灾于中华大地。灾难濒临,国运叵测。我希望当政者认识到事态严重,果断制止运动式非法强拆。不能等到灾难已经显著出现,伤害已经遍及社会和不可挽回,再纠正错误。对于各级政府而言,就应该遵循宪法和法律,抵制来自上级个人的错误命令。 这一点也为当政者认识到。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在《关于持续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强作风保证的通知》中提出,“决不做自以为领导满意却让群众失望的蠢事”。对照前面孙立平提到的那位区长,面对100万平方米强拆指标,心态似乎委琐苟且。其实有何难哉?如果有“仁”字在胸,“仁者必有勇”,可学于成龙为民抗命;如果是隐逸者,可学陶渊明,宁不作官,也不做恶;如果是曲行者,可用遵守宪法和执行法律程序,减缓非法强拆的冲击,拖延非法强拆的实施,最终拖垮非法强拆运动。

如果地方官不这样做怎么办?这就需要被非法强拆的千百万家园主人告诉这些地方官,他们在违反宪法和法律。我在4月1日给怀柔区委书记戴彬彬的信中说,地方官不要有三种错觉。“第一,不要把凶狠当勇敢。第二,不要把滥用公权大规模严重侵害财产权视为‘有力量’。第三,不要以为你把房子拆了你就合法了,相反,被拆的房子永远是你违宪非法的证据。”从善意出发,我不相信地方政府官员是有意违法,他们更可能是从来不知道这些法律,也认为无需知道。告诉他们,是对他们最好的帮助,免得有一天锒铛入狱还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那些参与非法强拆的拆迁公司和保安公司也要如此告之。因为他们如果收钱做非法之事,与地方政府签的合同也就是无效的,也不能保证他们摆脱“大规模侵犯公民财产权罪”。对于业主公民们,要认识到自己的住宅和财产是受宪法和法律保护的,那种“闯红灯枪毙”或“影响环境拆房”的逻辑是严重违反比例原则的反文明行径。中华文明如果纵容这样的逻辑,岂不愧煞五千年!

[注] 2020年1月~2月克强指数估计:货物周转量增长率,-14.7%(权重25%);货币供给(M1)增长率,4.8%(权重35%);发电量增长率,-8.2%(40%)。克强指数为-6.1%。

参考文献

《人民网-北京频道》,“密云今年创建“基本无违建区”首日拆违2.7万平方米”,2020年4月10日。

《中国新闻周刊》,“青岛涵碧楼别墅群因“破坏海岸”被拆,范冰冰曾是代言人”,2020年3月28日。

绿苑全体业主,左岸全体业主,恒大金碧天下业主,桃花源全体业主,“致‘尊敬的有关领导’公开信”。

视角志,“济南莱芜雪野湖,上千栋别墅将何去何从”,《新浪看点·旅游看点》,2020年4月12日。

中制智库,“‘天眼查’数据曝光:因遭受疫情打击第一季度有超过46万家企业倒闭……”,2020年4月14日。

2020年4月15日于忘言山房

 

 

 

 

作者: flourish378

经济学家,儒家。

One thought on “【忘言山房】为什么说运动式非法强拆是在“破坏抗疫复工”和“颠覆改革开放”?|盛洪”

  1. 说得好!多几个向你这样的人就好了。
    希望能对一下几点给一些评论。
    1.业主遇到强拆时提前购买的电、水、网络服务、物业费如何处理没有人提到,这是严重侵犯业主权益;
    2.即便是强拆也要有个规律,不能把他们认为妨碍施工的所有设施和树木都毁掉,他们强拆时把周边影响大型机械施工的几十年大小树木全部毁掉这难道不违法吗?心痛加愤怒!
    3.因为是强拆,施工头目多是社会流氓,他们挂靠有资质公司,以合法的身份干非法的事,这些社会渣子为了降低成本,经常把垃圾倒在山沟里,施工机械都是从路边雇用的,经常不给钱或少给钱,这些难道上面是不知道吗?
    期待有说法!
    3.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