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言山房】伪造的合法性 | 盛洪

四合院强拆3

在2020年7月28日凌晨怀柔区政府非法破墙,以据说至多2700人对不足100人之优势,攻陷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以后,在社区院子里驻扎了约500人。每家门口都有5~6个人;据说在社区东边的安四路被封锁了数公里,有五道关卡。两班倒共有1600多人。天亮后有人敲门,一个镇政府官员模样的人说要进来递通知。我们拒绝了。因为这种半夜拆墙闯进来的人不是我们邀请的客人。不过他把一个“北京市怀柔区九渡河镇人民政府告知书”贴到了我们的门上。

九渡河镇告知书

我们的人身自由被限制了。我出小院的门,立即就有几个黑衣人围上来说“不能出门”。我立刻打了110,警察来了后,说我的人身自由不能限制,于是这几个人就散开了。下午我又到社区院子里串了个门,出来时又有人阻止我出来。我告诉他我是来串门的,并告诉他,他没有权力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他才作罢。傍晚散步是每天的保留节目,走着走着,突然一群大约30个黑衣人从两边围过来,说我们不能散步。我再次说他们没有权力侵犯我的人身自由,他们向我与我太太收紧包围,最近时约有5米左右。这大概是一种威慑策略。我又打了110,但两次都没有警察出现。但当我打时,他们的头儿就让他们向两边散开。警察在电话中问我他们为什么不让我散步,我说让他们对警察说,但他们都拒绝回答。

我后来走向一边,问一个年轻人为什么要阻挡我散步,他摇摇头,我说“不知道为什么做的事还要做吗”,他笑笑说,“为了钱”。旁边的年岁大的人扯了扯他。我说“有人给你钱,让你做坏事,你做吗?”他笑了笑,不说话。我说“你阻止我散步,妨碍了我的健康,这不是坏事吗?”过了一会儿,这个年轻人与他旁边的人松开手,让我们过去了。我在散步时,随便问了一些黑衣人,他们不少是从北京大兴,房山,河北,东北或其他地方被临时招募来的。第二天早上,我继续我每天的晨练,虽然满社区院子都是黑衣人,但我还是跑完了4000多步。但到了傍晚又要去散步,这回门口的黑衣人叫来头儿。这个头儿很胖,态度蛮横,立刻叫来20~30黑衣人围过来。我打110,但很长时间没有警察来。我只好退回院子里,步没散成。

下午张副镇长打来电话,我让他撒掉黑衣人,不要继续侵犯我们的人身自由。他说,“因为你们是违法建筑,所以我们有权力限制你们的人身自由。”这当然不对,即使是“违法建筑”,也不能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晚上后来来的警察也在说这是区政府的命令,他无法马上阻止黑衣人。我对他说,“你首先应该服从宪法。”“多大的政府也要服从宪法,国务院也要服从宪法。”“不是政府的命令就该执行,政府领导错了呢?”当然,我也不认为我们的院子是“违法建筑”,我指责张副镇长说,“你们昨晚的行动才是非法的。因为镇政府没有强拆的权力。”副镇长说,“你看到我们的告知书了吗?里面写着有‘法院行政裁定书’。”我说,“那为什么不出示那个‘行政裁定书’呢?”他信誓旦旦地说有这个“法院行政裁定书”,让我向怀柔法院去询问。我说我没有必要去问,“应该着急的是你们,要证明你们昨晚的行动是合法的,就得出示这个‘法院行政裁定书’。”

这个问题很重要,涉及这次登峰造极的强拆行动是否合法。《行政强制法》规定,“没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应“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镇政府就是“没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就在7月27日,最高法院还在强调“在获得法院准许强执裁定前,行政机关无权直接强拆。”据说在7月28日凌晨,九渡河镇某个官员到老北京四合院大门处晃了晃上面提到的“北京市怀柔区九渡河镇人民政府告知书”。这个镇政府不是没有权力进行强拆吗?如果以镇政府的名义实行强拆,就是非法的。不过,是否如张副镇长所说的,由于里面写了“法院已作出行政裁定书”,这张镇政府的公告就是合法的呢?当然不是。从程序上,应该先将该“法院行政裁定书”递交或张贴,让利益相关人——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的业主知道,然后再获得法院的强制执行授权,才能进行强拆。至少,也要在递交或张贴“告知书”的同时,将该“法院行政裁定书”一并出示。

如果只在该“告知书”中说有这么一个“法院行政判决书”是不行的。因为也有可能不存在这样一个文件。我在“就破墙入侵事致戴彬彬”的信中说,“该‘告知书’没有出示它所援引之怀柔法院‘行政裁定书’,因而不能向居民证明该‘行政裁定书’存在,甚至可能犯有伪称法院判决书之罪。”即使存在,引用或转述是否准确,也是一个问题。因此,如果不出示这个“行政裁定书”,这个镇政府的“告知书”当然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因此,怀柔区九渡河镇在7月28日凌晨那么兴师动众的破墙入侵行动就是非法的

我们现在还可以再往前探究一下,是否存在这个“法院行政裁定书”。仔细看一下九渡河镇政府的“告知书”,其中说到,“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已经做出(2020)京0116行审35号行政裁定书,裁定被执行人应依照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京规自(怀)罚字(2019)第053号)的处罚决定,……”我先到怀柔区法院网站和“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这个“行政裁定书”,没有找到。又到北京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委员会网站上去找那个《行政处罚决定》,发现一张“2019年怀柔区行政处罚案件数据统计表”(详见附件1)。这里面包含“京规自(怀)罚字(2019)”字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共有29个,最大编号是“第040号”,没有 “第053号”的 “行政处罚决定书”。也就是说,“北京市怀柔区九渡河镇人民政府告知书”所援引的北京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委员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是不存在的。

真是如此吗?其它迹象也在证明,九渡河镇政府援引的这个“行政处罚书”不存在。在2020年3月23日,3月26日,和3月29日,九流河镇政府连续三次向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居民张贴“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催告书”和“强制拆除决定书”,其中没有一次提到这个北京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委员会2019年就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如果这个“行政处罚决定书”在2019年已经作出,且按行政级别、部门性质和权威性来讲,是在一个镇政府之上,该镇政府在它的上述三个公告中弃之不引,是无法解释的。

强拆通知书

催告书

强拆决定书

就是北京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委员会自己,在2020年2月17日回答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居民的信访时,也只字未提它在2019年做了一个编号为“京规自(怀)罚字(2019)第053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详见附件2)。它只说“根据自然资源部文件精神”云云。虽然这个所谓“文件精神”根本没有法律效力,但北京自然资源和规划委员会拿它来搪塞,也说明它还没有做出,也不可能再做出“京规自(怀)罚字(2019)第053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在2020年6月11日怀柔区九渡河镇政府给我的信访回信中,也只字未提这个所谓的“行政处罚书”(京规自(怀)罚字(2019)第053号)。详见附件3。

因此可以认为,“北京市怀柔区九渡河镇人民政府告知书”中提到的“行政处罚书”(京规自(怀)罚字(2019)第053号),根本不存在。如果这个“行政处罚书”不存在,那么怀柔区法院做出的“(2020)京0116行审35号行政裁定书”,也就根本不存在。没有因,哪有果?就像没有种子的麦苗,没有面粉的面包一样。

如果没有这个怀柔区法院的“行政裁定书”,那么“北京市怀柔区九渡河镇人民政府告知书”就失去了最后一根稻草。也就是,它根本没有任何合法性。如果这个“告知书”没有任何合法性,那么7月28日凌晨该镇政府发动的对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的破墙侵犯,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而是一个极为恶劣的犯罪行为

不仅如此,九渡河镇政府凭空捏造一个“法院行政裁定书”就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罪”,根据《刑法》第280条,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因为伪造了“法院行政裁定书”,九渡河镇政府的邪恶目的才有了表面上的“合法性”,才可以实施非法行动,即非法动用行政资源,财政资金,夜间以2700人之费,侵犯公民的住宅权,财产权和人身自由,进行违宪非法大规模强拆,后果是130多户居民失去家园,损失巨额财产,身心受到严重创伤。那么从后果看,“伪造国家机关公文罪”量刑上限似乎过低了。对于这一事件,上级政府或法院应该立即命令它停止以伪造的“法院行政裁定书”名义进行的非法强拆,停止对被强拆业主人身自由的侵犯。侵犯的时间越长,强拆的家园越多,罪恶也就越大。

这种伪造“法院裁定书”甚至伪造“法律”的现象不时发生。早在2009年,北京昌平区阳坊镇政府在强拆一处生态大棚时,在其《强制拆除决定书》中,就引用了《行政处罚法》“第73条”,但该法一共只有70条。虽然被行政复议判为非法,但实际损害已经造成,伪造者竟没受到惩罚(涂铭、周宁,“镇政府强拆引用不存在法律条文”,《新华网》,2012年1月16日)。上个月在昌平瓦窑进行的大规模强拆,虽然有部分的法院裁定书确有其事,但也有一些所谓“法院裁定书”令人生疑。如果这次九渡河镇乃至怀柔区及其主要负责人不受到法律严厉制裁,就会在地方政府中形成一个邪恶“传统”,整个法律体系岂不都可伪造,公民的权利将会随时被剥夺,谁又能放心自己的小区不会被夜间“破墙入侵”呢?

附件12019年怀柔区行政处罚案件数据统计表

http://ghzrzyw.beijing.gov.cn/zhengwuxinxi/xzcfjg/tdzf/201912/t20191213_1156991.html

怀柔行政处罚统计表

怀柔行政处罚统计表2

怀柔行政处罚统计表3

怀柔行政处罚统计表4

怀柔行政处罚统计表5

怀柔行政处罚统计表6

附件2:北京市规划与自然资源委员会怀柔分局“信访事项答复意见”

信访答复

信访答复2

信访答复3

信访答复4

信访答复5

信访答复6

附件3   九渡河镇政府答复盛洪

九渡河镇回信

九渡河镇回信2

九渡河镇回信信封2

2020年7月31日于忘言山房

作者: flourish378

经济学家,儒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